五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五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7 02:35:5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彼时,张幼玲是张家村的村医。医生的职业敏感让张幼玲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日报告新增境外输入疑似病例0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两个孩子,一个四岁,一个六岁。两家和张玉环家都是屋前屋后的距离,三家孩子年纪差不多大,三家大人也经常一起聚会走动。在警察把张玉环带走前,从来没有人怀疑过老实巴交的张玉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日报告新增本地无症状感染者0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村里所有人家都沾亲带故,每到吃饭的时候,路上常会见到端着碗的人——谁家做了好饭,都会端着碗互相送一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水里打捞上来后,两个孩子的尸体被抬到后山上,正准备下葬。张幼玲掀开盖在尸体上的席子,虽然两个孩子的尸体都已经被泡发的开始变样,但一个孩子脖子上有明显的掐痕,另一个孩子脸上有明显的两条勒痕,沿着嘴角延伸向两侧脸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是为了找一个正义。否则这个事情跟大石头一样的压在我心里。”张幼玲说,张玉环案件昭雪,自己却没有卸下心上的石头:“张玉环是无辜的,凶手另有其人,那凶手什么时候才能抓到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疑惑仍然弥漫在张家村,张玉环虽然恢复了清白,但27年前杀害两个孩子的凶手是谁?谁又该为张玉环的悲剧负责?舆论仍在等待一个说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玉环在自己已经破败的老房子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终于,在张幼玲和张家人的共同努力下,案情重审,张玉环得以洗刷冤屈,平反昭雪。